練習生時期的大成


不顧父親的反對走向歌手之路的大成(22.本名 姜大成)卻意外輕易地解開了這一切。與希望他能在眾多練習生中嘗一嘗“苦頭”的父親的預想不同的是,大成馬上就吸引了來學院甄選的YG entertainment相關人員。


“公司為了挑選練習生就來到了我們學院。之前有好幾家公司也來甄選過可是都沒有選我。所以我一邊想著‘看來我還是很不足’一邊繼續練習著。心裏是有考慮過YG的。可是一次也沒去YG參加過甄選。就在想著‘應該找個時間去一次才行’的時候,YG正好找到了學院幸運地是我合格了。心裏就覺得“是上帝幫了我。”


懷著感激高興的心無論說什麼都會伴隨著微笑。進入MBC學院僅僅6個月就被夢想中的YG選為了練習生,這樣的好事讓他每天都充滿微笑幸福地渡過。愉快的心境使他每天都帶著微笑。


“之後聽哥哥們說一開始大家都討厭我。即使被使喚去幹活也會嘻嘻地笑著,‘他什麼玩意啊’大家就這樣很奇妙的心情變糟糕了。我突然被選為YG的練習生,能夠隨心唱歌了覺得‘很不可思議’太幸福了,已經當了7~8年練習生的哥哥們看到突然出現的我,還這麼開心的笑著,當然不會滿意我了。”


為了偶像組合計畫進入公司的大成等人,不得以地成為了夢想著以SOLO或二人組形式出道的志龍和太陽眼中的一根刺。事實上相對於這期間努力走來已接近專業水準的志龍和太陽等人來說,大成的準備並不是很充足。


“志龍哥和太陽哥當了很多年的練習生,TOP哥也在地下樂隊活動過。勝利在光州也是很有名的舞者。相比較之下,就顯得我很不足。”


和同一時期進來的成員之間也十分生疏。


“從最初開始我和勝利之間就很尷尬。在別人看來我是哥哥,完全可以使喚他做這做那的,但是由於我們進來的時間只差了2天所以我就遵守了該有的禮儀。可以說是不跨越中間那條線的關係?這樣的關係持續了很久。”


練習生時期雖然其他成員都在宿舍共同生活著,大成卻因為重視學業的頑固父親的關係,只能過著學校、家、練習室三點一線孤獨的生活。


“因為宿舍就在練習室的旁邊,所以成員們都可以練習到很晚。我剛進YG的時候才開始學習舞蹈,不懂的地方太多了練習的時候也不夠所以特別不足。哥哥們都知道的東西,他們以7年的功力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可以達到專業的水準。我雖然沒說出口但是內心十分的著急。”


每天只有早上在學校上課,隔三岔五上的課下次再去上課經常不知道講的是什麼內容。在練習室中與成員們的水準差距也讓他深感負擔。這樣那樣的事情使他生活的很不易。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我也私底下進行呼吸練習。深吸一口氣再慢慢一點點地吐出來。(笑)在公司的時候,即使是課間休息時我也會去練習。想要趕上別人即使是這樣還是不夠的。”


突然過分的使用嗓子,使得總是對降臨到自己身上的幸運十分感激即使再累都一直微笑的大成患上了“聲帶長繭”這個對歌手來說非常致命的事情。

Star日記 Dae Sung 2-2.jpg
練習生時期的大成

原文:亞洲經濟
中譯:SMILE HOLIC 姜大成中文應援網 (&百度姜大成吧) 

K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