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日記 Seung Ri 5-1.jpg

以組合BIGBANG的身份出道的勝利感覺到很幸福之餘,失落感也在悄聲的找上門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放送中不知道怎麼管理自己的表情,心情不好的時候要笑,心情好的時候反而需要裝作深刻的樣子。”


年輕的熱情和孩子氣要表現出來,而不屬於自己的那一面也要強制的去體驗。那個時候好像被一個叫做TV的框架給限制住的勝利覺得很鬱悶。


遇到讓人苦惱的提問和自身情況不是很好的時候,勝利會直接把這些說出來。
“那時候真是被G-DRAGON教訓到不行,然後就自己哭了起來。為什麼我不能做出我想做的表情,是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是不是做不下去了?”


這時候,楊賢石社長叫來了在風口浪尖上的勝利。
“你自己都無法戰勝自己的話,如何去動搖別人的心呢?”


勝利覺得前輩們的話一定沒錯,那之後參加放送也變得穩定了起來。遇到令人苦惱的提問或是情況不好的時候也能自如的應對了。


“會努力的不讓出現過的失誤反復出現。”


話很多假像也很多的演藝界生活,那之後的路,勝利也能好好的度過各種難關嗎?


“演藝界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會出現傳言,舉個例子的話,我和具荷拉是朋友,那麼朋友之間的關係就會變成‘兩個人去吃飯了,兩個人約會了,兩個人去玩了,兩個人是那種關係。’似乎總是有會把人誇張的調查研究一番,然後到處撒播的部分。這個是最可怕的了。所以我肯定不會去做什麼‘苦惱調查’這類的東西。”


就算有苦惱也不會輕易說出來的勝利,讓人覺得他的開朗和自信感都是天生的同時,他也自己將自己小心翼翼的保護了起來。


“這才是能在演藝圈生存下去的方法。以前也和自己覺得很親的哥哥說過自己的苦惱‘只有哥哥知道就好了哦!’說完之後也這樣拜託了。可是第二天,就有別人來和我說‘小子,加油啊!’那個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像是脫光了衣服,赤身站在了人們的面前。”


於是開始討厭將自己的內心向別人透露。特別是向大眾透露自己的私生活,藝人們的這種恐怖感超越了別人的想像。


“我想在人們面前一直是穿著衣服的。想在年紀小的時候快點脫離這種感覺,像漸漸走入正軌。‘這個人一直在看我。’就這樣在心裏計算著。瞬間有一種自己變成了機器一樣的感覺。”


他是為了自己本來的樣子和在大眾眼前的形象而感到苦惱的勝利。
“因為我是老小,很多時候哥哥們不能做的事都要我來完成。見到導演的話,要撒嬌之類的。在放送中作為老小也有很多要做的。雖然是這樣,但是依然感謝可以和哥哥們一起出現在這舞臺上。”

Star日記 Seung Ri 5-2.jpg
原文:
亞洲經濟
中譯:BABY-PANDA (& 百度bigbang吧)


“當然有要更加發展這樣的想法了。比起能打電話和發短信的手機,大家一定會更喜歡各種功能齊全的手機,我也想做為萬能的人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K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YL
  • 真的是很好的文章 (大拇指)
    感覺勝利真的是個會思考很多的孩子
    那句「藝人們的這種恐怖感超越了別人的想像」看了有種淡淡的心酸,還有「老么要做哥哥不能做的事情」也是...感覺不管是對勝利或對韓國演藝生態都有比較多的了解
    非常感謝分享阿~~
  • 對呀…
    而且在家裡他是老大,在BIGBANG裡卻變成老么…就更辛苦了一點,
    我們有時候都取笑他自我感覺良好,但其實勝利也很辛苦吧。(遠望)

    Kinki 於 2010/07/24 0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