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日記 TOP 4-1.jpg 

我也是那種會內心動盪的常人,拍攝《炮火》的時候尤為明顯。這對我來說還是蠻困難的,而且我想這對於我的經紀人來說更是難事一樁,他要關顧我的一切。內心非常歉疚的同時也覺得很是感激。


有人問我:“你是怎麼樣的一種人呢?”可我也不是非常瞭解我自己啊。我不喜歡被稱為所謂的四次元。這讓我顯得很自戀。我從事著一種被人們高度關注的工作,所以我必須在一定程度上多元化,卻又不想過於沉醉在自我的世界中。


我受祖父的影響很深,他是一名作家。我喜歡寫一些RAP的歌詞,還有記日記。這些天我又重新開始記日記了。


我不想活在獨立的氛圍裏,但我確實常常在想要自由地生活著。特別是在我更年輕一些的時候,特想逃到什麼地方去。也不是很知道是為什麼,就是想要逃離。說實話,我上過的學很少。


因為我覺得那時的自己並沒有勤勉地活著。出道以後,也很少有休息什麼的。我努力地想讓自己綻放光熱。這大概是我意識層面上的問題吧。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喜歡我的時候,我變得更謹慎更積極。我做著我的工作,得到越來越多人的喜歡和在意,也慢慢地學會了如何保護自己。


我為自己沉浸在工作中而感到高興。當我回看過去,我覺得並不是說我做錯了什麼,而是會有我沒完成應該完成的事情的那種感覺。我一直在寫RAP歌詞,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迷失在音樂的世界裏。也許現在我像個工作狂似的努力,就是對那個時候的某種映射吧。


我不想被設定為石頭一樣的存在。不管怎樣,我是個音樂人,當我站在舞臺上的時候我也需要自由。我需要一些無法預料的東西,來為別人展現一個不一樣的天地。

Star日記 TOP 4-2.jpg

原文:亞洲經濟
中譯:BBF

K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